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古道元

千古道元QQ2314822315

 
 
 

日志

 
 

玄门问道  

2014-07-02 22:1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命论
  夫性者,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精神,性命之根也。
  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见解知识出于心也,思虑念想心役性也。举动应酬出于身也,语默视听身累命也。命有身累,则有生有死;性受心役,则有往有来。是知身心两字,精神之舍也,精神乃性命之本也。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其名虽二,其理一也。
  嗟乎!今之学徒,淄流道子,以性命分为二,各执一边,互相是非,殊不知孤阴寡阳皆不能成全大事。修命者,不明其性,宁逃劫运?见性者,不知其命,末后何归?仙师云:"炼金丹,不达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真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诚哉言欤!
  高上之士,性命兼达,先持戒定慧而虚其心,后炼精气神而保其身,身安泰则命基永固,心虚澄则性本圆明,性圆明则无来无去,命永固则无死无生,至于混成圆顿、直入无为、性命双全、形神俱妙也。虽然,却不可谓性命本二,亦不可做一件说,本一而用则二也。苟或执着偏枯,各立一门而入者,是不明性命者也。不明性命,则支离为二矣。性命既不相守,又焉能登真蹑境者哉?
  卦象论
  海琼真人云:"上品丹法无卦爻。"诸丹书皆用卦爻者何也?此圣人设教而显道也。古云:"大道无言,无言不显其道。"即此义也。
  所谓卦者,挂也,如挂物于空悬示人,犹天垂象见吉凶,使人易见也。象也者,像此者也;爻也者,效此者也。卦有三爻,象三才,即我之三元也。画卦六爻,象六虚,即我之六合也。
  丹书用卦用爻者,盖欲学者法象安炉,依爻进火,易为取则也。海琼真人谓"无卦爻者",警拔后人不可泥于爻象,即此用而离此用也。
  譬如此身未生之前,如如不动,即太极未分之时。因有此身,立性立命,即太极生两仪也。有形体,便有性情,即两仪生四象也。至于精、神、魂、魄、意、气、身、心悉皆具足,即四象生八卦也。先贤云:"崇释则离宫修定,归道乃水府求玄。"谓修炼性命之要也。离宫修定者,持戒定慧使诸尘不染,万有一空,即去离中之阴也;水府求玄者,炼精气神使三花聚鼎,五气朝元,而存坎中之阳也。特达之士,二理总持、负阴抱阳、虚心实腹,即取坎中之阳,而补离中之阴,再成乾体也。紫阳真人云:"取将坎位心中实,点化离宫腹里阴。自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尽由心。"正谓此也。
  行火候用卦爻者,乾坤二卦健顺相因,往来推荡,定四时成岁,四德运化无有穷也。行火,进退、抽添、加减,则而象之,簇一年于一月,簇一月于一日,簇一日于一时,簇一时于一刻,簇一刻于一息。大自元会运世,细至一息之微,皆有一周之运。达此理者,进火退符之要得矣。
  虽然,丹道用卦,火候用爻,皆是譬喻,却不可执在卦爻上。当知"过河须用筏,到岸不须船","得鱼忘筌,得兔忘蹄"可也。紫阳真人云:"此中得意休求象,若究群爻谩役情。"又云:"不刻时中分子午,无爻卦内定乾坤。"皆谓此也。予谓:"生而知之者,不求自得,不勉而中,又岂在诱喻?"故上品丹法不用卦爻也。中下之士不能直下了达,须从渐入,故诸丹书皆以卦爻为法则也。达者味之,而自得之矣。
  说
  死生说
  太上云:"人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又曰:"夫惟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是谓求生了不可得,安得有死耶?
  有生即有死,无死便无生,故知性命之大事,生死为重焉。欲知其死,必先知其生。知其生,则自然知死也。子路问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大哉圣人之言也!《易系》所谓:"原始要终,故知死生之说。"其斯之谓欤?
  予谓学道底人,欲要其终,先原其始。欲明末后,究竟只今。只今脱洒,末后脱洒;只今自由,末后自由。亘古亘今,历代圣师脱胎神化,应变无穷者,良由从前淘汰得净洁,末后所以轻举。若复有人于平常一一境界,觑得破,打得彻,不为物眩,不被缘牵,则末后一一境界眩他不得,一一情缘牵他不住。我见今时打坐底人,才合眼,一切妄幻魔境都在目前,既入魔境,与那阴魔打成一片,不自知觉,间有觉者,亦不能排遣,却如个有气底死人,六根具足不能施为,被他扰乱摆拨不下。只今既不得自由,生死岸头怎生得自由去也?若是个决烈汉,合眼时与开眼时则一同,于一一妄幻境界都无染着,去来无碍,得大自在。只今既脱洒,末后奚患其不脱洒耶?
  清庵道人不惜两片皮,为损庵辈饶舌。只如今做底工夫便是末后大事,只今是因,末后是果。只今一切念虑都属阴趣,一切幻缘都属魔境,若于平常间打并得洁净,末后不被他惑乱。念虑当以理遣,幻缘当以志断。念虑绝则阴消,幻缘空则魔灭,阳所以生也,积习久久,阴尽阳纯,是谓仙也。或念增缘起,纵意随顺,则阴长魔盛,阳所以消也,积习久久,阳尽阴纯,死矣。大修行人,分阴未尽则不仙;一切常人,分阳未尽则不死。作是见者,玄门高士。
  诸法眷等立决定志,存不疑心,直下打并,教赤洒洒,空荡荡,勿令秋毫纤尘染着,便是清静法身也。汝若不着一切相,则一切相亦不着汝;汝若不染一切法,则一切法亦不染汝;汝若不见一切物,则一切物亦不见汝;汝若不知一切事,则一切事亦不知汝;汝若不闻一切声,则一切声亦不闻汝;汝若不缘一切觉,则一切觉亦不缘汝,至于五蕴六识,亦复如是。六尘不入,六根清静,五蕴皆空,五眼圆明。到这里六根互用,遍身是眼,群阴消尽,遍体纯阳,性命双全,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更有甚死生可超?更有甚只今末后也?无因也无果,和无也无,得大轻快,得大自在。咦!无生法忍之妙,至是尽矣!至元壬辰上元日清庵莹蟾子书于中和庵赠蔡损庵辈
  动静说
  太上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此言静极而动也。"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此言动极而复静也。又云:"复命曰常。"此言静一动,动一静,道之常也。苟以动为动,静为静,物之常也。先贤云:"静而动,动而静,神也。动无静,静无动,物也。"其斯之谓欤!是知保身心之要,无出乎动静也。
  学道底人收拾身心,致虚之极,守静之笃,则能观复。《易》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夫复之为卦,自坤而复,自静而动也,五阴至静,一阳动于下,是谓复也,非静极而动乎?观复则知化,知化则不化,不化则复归其根也。"归根曰静,是谓复命",非动而复静乎?《易系》云:"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一阖一辟之谓变,往来不穷之谓通。""一阖一辟",一动一静也。"往来不穷",动静不已也。互动互静,机缄不已,运化生成,是谓之"变"。推而行之,应变无穷,是谓之"通"。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此言虚灵不昧,则动静之机不可掩也。又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即乾阳坤阴,一阖一辟而成变化也。又云:"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即往来不穷之谓通也。天根阖辟,犹人之呼吸也。呼则接天根,是谓辟也。吸则接地根,是谓阖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是谓变也。风云际会,龙虎相交,动静相因,显微无间,是谓通也。予所谓呼吸者,非口鼻也,真息绵绵,往来不息之谓也。苟泥于口鼻而为玄牝,又焉能尽天地鼓舞之神哉?知天地变动,神之所为者,是名上士。达是理者,则知乾道健而不息,即我之心动而无为、工夫不息也。坤道厚德载物,即我之身静而应物、用之无尽也。心法天故清,身法地故静,常清常静,则天地阖辟之机我之所维也。经云:"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正谓此也。
  经闲庵辈叩予保身心之要,予以动静告之。盖欲使其收拾身心,效天法地之功用也。夫保身在调燮,保心在捡摄。调燮贵乎动,捡摄贵乎静。一动象天,一静象地,身心俱静,天地合也。至静之极,则自然真机妙应,非常之动也。只这动之机关,是天心也。天心既见,玄关透也,玄关既透,药物在此矣,鼎炉在此矣,火候在此矣,三元八卦、四象五行、种种运用,悉具其中矣。工夫至此,身心混合,动静相须,天地阖辟之机尽在我也。至于心归虚寂,身入无为,动静俱忘,精凝气化也。到这里,精自然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化虚,与太虚混而为一,是谓返本还元也。咦!长生久视之道,至是尽矣!
  至元壬辰上元后四日清庵莹蟾子书于中和精舍赠经闲庵辈
  歌
  原道歌(赠野云)
  玄流若也透玄关,蹑景登真果不难。只是星儿孔窍子,迷人如隔万重山。
  世间纵有金丹客,太半泥文并着物。虽然苦志教门中,却似痴猫守空窟。
  或将金石为丹母,或云口鼻为玄牝,或云心肾为坎离,或云精血为奇偶。
  劳形苦体费精神,妙本支离道不伸。直待灵源都丧尽,尚犹执着不回身。
  人人自有长生药,道法法人人不肖。浮华乱目孰回光?薄雾牵情谁返照?
  我观颖川野云翁,奇哉道释俱贯通。玉锁金枷齐解脱,急流勇退慕玄风。
  我今得见知音友,故把天机都泄漏。坎水中间一点金,急须取向离中辏。
  一句道心话与贤,从今不必乱钻研。九夏但观龙取水,明明天意露真诠。
  会得此机知采药,地雷震处鼓橐钥。霎时云雨大滂沱,万气咸臻真快乐。
  水中取得玉蟾蜍,送入悬胎鼎内储。进火退符功力到,无中生有结玄珠。
  获得玄珠未是妙,调神温养犹深奥。铅要走而汞要飞,水怕寒兮火怕燥。
  火周须要识持盈,静定三元大宝成。迸破顶门神蜕也,与君同步谒三清。
  炼虚歌(并引)
  道本至虚,虚无生气,一气判而两仪立焉。清而上者曰天,浊而下者曰地。天圆而动,北辰不移,主动者也。地方而静,东注不竭,主静者也。北辰,天地之心。东注,天地之气。以虚养心,心所以静;以虚养气,气所以运。人心安静如北辰之不移,神至虚灵,作是见者,天道在己。气常运动,如东注之不竭,形固常存,作是见者,地道在己。天地之道在己,则形神俱妙,阴阳不可得而推迁,超出造化之外也。是知虚者,大道之体,天地之始,动静自此出,阴阳由此运,万物自此生,是故虚者天下之大本也。
  古杭王高士,以竹名斋,盖有取于此也。处事以直、处世以顺、处心以柔、处身以静,竹之节操也。动则忘情、静则忘念、应机忘我、应变忘物,竹之中虚也。立决定志、存不疑心、内外圆通、始终不易,竹之岁寒也。广参至士、遍访明师、接待云水、混同三教,竹之丛林也。兼之见素抱朴、少私寡欲、调息运诚、观化知复,非天下之至虚,其孰能与于此?以竹名斋,宜矣。
  辛卯岁,有全真羽流,之【至】金陵中和精舍,尝谈盛德,予深重之,自后三领云翰。观其言辞,有致虚安静之志,于是乎横空飞剑,而访先生,是乃己亥重阳日也。观其行,察其言,足见其深造玄理者也。于是乎以"珏蟾"扁【匾】之名。珏之为字,二玉相并,俾之虚实相通,为全形神之大方也。虚为实体,实为虚用,虚实相通,去来无碍。玉又取其洁白之义,虚室生白,神宇泰定,自然天光发露,普照无私也。工夫至此,仙佛圣人之能事毕矣。辞已既,故作是篇以记之。
  歌曰:
  为仙为佛与为儒,三教单传一个虚。亘古亘今超越者,悉由虚里做工夫。
  学仙虚静为丹旨,学佛潜虚禅已矣。扣予学圣事如何,虚中无我明天理。
  道体虚空妙莫穷,乾坤虚运气圆融。阴阳造化虚推荡,人若潜虚尽变通。
  还丹妙在虚无谷,下手致虚守静笃。虚极又虚元气凝,静中又静阳来复。
  虚心实腹道之基,不昧虚灵采药时。虚己应机真日用,太虚同体丈夫儿。
  采铅虚静无作为,进火以虚为橐钥。抽添加减总由虚,粉碎虚空成大觉。
  究竟道冲而用之,解纷锉锐要兼持。和光混俗忘人我,象帝之先只自知。
  无画以前焉有卦,乾乾非上坤非下,中间一点至虚灵,八面玲珑无缝罅。
  四边固密剔浑沦,个是中虚玄牝门,若向不虚虚内用,自然阖辟应乾坤。
  玄牝门开功则极,神从此出从此入,出出入入复还虚,平地一声春霹雳。
  霹雳震时天地开,虚中迸出一轮来,圆陀陀地光明大,无欠无馀照竹斋。
  竹斋主人大奇特,细把将来应时物,虚里安神虚里行,发言阐露虚消息。
  虚至无虚绝百非,潜虚天地悉皆归,虚心直节青青竹,个是炼虚第一机。
  破惑歌
  堪嗟世上金丹客,万别千差殊不一。执象泥文胡作为,摘叶寻枝徒费力!
  采日精,吸月华,含光服气及吞霞。敛身俯仰为多事,转睛捏目起空花。
  炼稠唾,咽津液,指捏尾闾并夹脊。注想存思观鼻端,翻沧到海食便溺。
  守寂淡,落顽空,兀兀腾腾做奔功。更有按摩并数息,总与金丹理不同。
  八段锦,六字气,闭谷休粮事何济。执着三峰学采阴,九浅一深为进退。
  扰腰兜肾守生门,屈伸导引弄精魂。对炉食乳强兵法,个样家风不足论。
  更有缩龟并闭息,熊伸鸟引虚劳役。摩腰居士腹中温,行气先生面上赤。
  擎天鼓,抱昆仑,叩齿集神视顶门。虚响认为雄虎啸,肚鸣道是牝龙吟。
  烧丹田,调煮海,昼夜不眠苦打睚。单衣赤脚受煎熬,前生欠少饥寒债。
  常持不语谩徒然,默朝上帝怎升迁?呵手提囊真九伯,摩娑小便更狂颠。
  弄金枪,提金井,美貌妇人为药鼎。采她精血唤真铅,丧失元和犹不省。
  有等葛藤口头禅,斗唇合舌逞能言。指空话空干打哄,竖拳竖指不知原。
  提话头,并观法,捷辩机峰喧霅霅。拈槌竖拂接门徒,瞬目扬眉为打发。
  参公案,为单提,真个高僧必不然。理路多通为智慧,明心见性待驴年。
  道儒僧,休执着,返照回光自忖度。忽然摸着鼻孔尖,始信从前都是错。
  学仙辈,绝谈论,受气之初穷本根。有相有求俱莫立,无形无象更休亲。
  心非火,肾非水,凡精不可云天癸。黄婆元不在乎脾,玄牝亦休言口鼻。
  卯非兔,酉非鸡,子非坎兮午非离。一阳不在初三四,持盈何执月圆时。
  肝非龙,肺非虎,精华焉得为丹母。五行元只一阴阳,四象不离二玄牝。
  采药川源未易知,汞产东方铅产西。离位日魂为姹女,坎宫月魄是婴儿。
  为无为,学不学,缘觉声闻都倚阁。我今一句全露机,身心是火也是药。
  身心定,玄教通,精气神虚自混融。三百日胎神脱蜕,翻身拶碎太虚空。
  玄理歌(二首)
  至道虽然无处所,也凭师匠传规矩。屯蒙取象配朝昏,复姤假名称子午。
  进火无中炼大丹,安炉定里求真土。身心意定共三家,铅汞银砂同一祖。
  加减依时有后先,守城在我分宾主。南山赤子跨青龙,北海金公骑白虎。
  两般药物皆混融,一对龟蛇自吞吐。直超实际归大乘,顿悟圆通非小补。
  密会真机本自然,可怜小法胡撑拄。口灵舌辩自夸能,气大心高谁敢睹。
  未会潜心入窈冥,何劳立志栖环堵。初机自是不求师,老倒无成甘受苦。
  积功累行满三千,返照回光穷二五。起火东方虎啸风,涤尘西极龙行雨。
  驱雷掣电役天罡,辅正除邪任玄武。姹女才离紫极宫,金公已到朱陵府。
  炉中大药一丸成,室内胎仙三叠舞。四象五行都合和,九转七返功周普。
  皎蟾形兆出庵来,烁烁光明充大宇。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啬谓之重积德。
  性天大察长根尘,理路多通增业识。聪明智慧不如愚,雄辩高谈争似嘿。
  绝虑忘机无是非,隐耀含华远声色。寡欲薄味善根臻,省事简缘德本植。
  一念融通万虑澄,三心剔透诸缘息。谛观三教圣人书,息之一字最简直。
  若于息上做工夫,为佛为仙不劳力。息缘达本禅之机,息心明理儒之极。
  息气凝神道之玄,三息相须无不克。说与知堂田皎蟾,究竟自心为轨则。
  性理歌
  两仪肇判分三极,乾以直专坤辟翕。天地中间玄牝门,其动愈出静愈入。
  道统正传指归趣,仲尼授参参授伋。风从虎兮云从龙,火就燥兮水流湿。
  致和格物有等伦,入圣超凡无阶级。君子居易以俟命,内省不疚何忧悒。
  致用推明生杀机,存身究竟龙蛇蛰。回光照破梦中身,直下掀翻旧书笈。
  磨光刮垢绝根尘,释累清心无染习。潜心入妙感而通,万里长江一口吸。
  何须乾鼎炼金精,不假坤炉烹玉汁。透彻羲皇未画前,世界收来藏黍粒。
  火候歌
  欲造玄玄须谨独,谨独工夫机在目。绝断色尘无毁辱,清虚方寸莹如玉。
  极致冲虚守静笃,静中一动阳来复。初九潜龙须摄伏,进至见龙休太速。
  才见乾乾光内烛,或跃在渊时沐浴。九五飞龙成化育,阳极阴生须退缩。
  防微杜渐坤初六,退至直方金并木。六三不可荣以禄,括囊以后神丹熟。
  若逢野战志钤束,阴剥阳绝火候足。一粒宝珠吞入腹,作个全真仙眷属。
  一夫一妇常和睦,三偶三奇时趁逐。素女青郎一处宿,黑汞赤铅自攒簇。
  虚空造就无为屋,这个主人诚不俗。山岳藏云天地肃,烁烁蟾光照虚谷。
  龙虎歌(并引)
  龙虎者,阴阳之异名也。阴阳运化,神妙莫测,故象之以龙虎。《易系》云:"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莫测之谓神。"丹书云:"偏阴偏阳之谓疾。"阴阳者,太极之动静也。一分为二,清升浊沦。大而天地,小而物类,皆禀阴阳二气而有形名。故覆载之间,纤洪巨细,未有外乎阴阳者也。丹经子书种种异名,不出阴阳二字。历代仙师假名立象,喻之为龙虎,使学徒易取则而成功也。
  龙虎之象,千变万化,神妙难穷,故喻之为"药物",立之为"鼎炉",运之为"火候",比之为"坎离",假之为"金木",字之为"男女",配之为"夫妇",以上异名皆龙虎之妙用也。以其灵感,故曰"药物;"以其成物,故曰"鼎炉";以其变化,故曰"火候";以其交济,故曰"坎离";以其刚直,故曰"金木";以其升沉,故曰"男女";以其妙合,故曰"夫妇"。若非龙虎,何以尽之?《文言》曰:"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此发明乾元九五之德也。是知龙虎之妙,非神德圣功,何以当之哉?
  反求诸己,情性也。化而裁之,身心也、魂魄也、精气也。推而行之,玄牝之门也,阖辟之机也。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易》云:"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丹书云:"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即乾坤阖辟之机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即"一阖一辟谓之变"也。风云感合,化生金液,即"往来不穷谓之通"也。金液还返,结成大丹,故假名曰"龙虎大丹"也。采而饵之,长生久视。
  此所谓呼吸者,非口鼻也,真机妙应,一出一入之门户也。若向这里透得,龙虎丹成,神仙可冀。修真至士,诚能于龙虎上打得彻,透得过,真常之道虽曰至玄至微,又奚患其不成哉?至于种善根,植德本,养圣胎,未有不明龙虎而成者也。紫阳云:"收拾身心谓之降伏龙虎。"心不动则龙吟,身不动则虎啸。龙吟则气固,虎啸则精凝。元精凝则足以保形,元气固则足以凝神。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神仙之能事毕矣。非天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哉?
  赵束斋者,古杭人也。幼为内侍,职任中官,因乾旋坤转而勘破浮生,故弃利捐名而参求道要,虽红尘而混迹,实玄境以栖心,真脱略世事者也。意欲混合凝神,故留心于龙虎。一日携是图示予,求其赘语,予辞不可,于是乎着笔而塞责焉。告之曰:"古人因道而设象,予今因象而立言。束斋者贵在明加眼力,觑破端的,莫教错认定盘星。苟能因言会意,观图得旨,便知道真虎真龙不在纸上,而在自己也。至于言象两忘,道德备矣。"咦!真龙真虎不难寻,只要抽阳去补阴。四德运乾诚不息,潜飞见跃尽由心。虽然也是平地起,波涛青天轰霹雳。勉旃!勉旃!
  歌曰:
  真龙真虎原无象,谁为起模传此样。若于无象里承当,又落断常终莽荡。
  青青白白太分明,也是无风自起浪。时人要识真龙虎,不属有无并子午。
  休将二物浑沦吞,但把五行颠倒数。根芽本是太玄宫,造化却在朱陵府。
  虽然运用有主张,毕竟虚灵无处所。一条大道要心通,些子神机非目睹。
  忽然迸开顶额门,勘破木金同一母。高高绝顶天罡推,耿耿银河斗柄戽。
  兴云起雾仗丁公,掣电驱雷役玄武。瞬息之间天地交,刹那之顷坎离补。
  虎从水底起清风,龙在火中降甘雨。云行雨施天下平,运乾龙德功周普。
  人言六龙以御天,孰知一龙是真主?人言五虎透玄关,孰知一虎生真土?
  会得龙虎常合和,便知龟蛇互吞吐。圣人设象指蹄筌,象外明言便造言。
  言外更须穷祖意,元来太极本无○。得意忘象未为特,和意都忘为极则。
  稽首束斋赵隐居,彻底掀翻参学毕。
  无一歌
  道本虚无生太极,太极变而先有一,一分为二二生三,四象五行从此出。
  无一斯为天地根,玄教一为众妙门,易自一中分造化,人心一上运经纶。
  天得一清地得宁,谷得以盈神得灵,物得以成人得生,侯王得之天下贞。
  禅向一中传正法,儒从一字分开阖,老君以一阐真常,曾参一唯妙难量。
  道有三乘禅五派,毕竟千灯共一光,抱元守一通玄窍,惟精惟一明圣教。
  太玄真一复命关,是知一乃真常道,休言得一万事毕,得一持一保勿失。
  一彻万融天理明,万法归一未奇特,始者一无生万有,无有相资可长久。
  诚能万有归一无,方会面南观北斗,至此得一复忘一,可与化元同出没。
  设若执一不能忘,大似痴猫守空窟,三五混一一返虚,返虚之后虚亦无。
  无无既无湛然寂,西天胡子没髭须,今人以无唤作无,茫荡顽空涉畏途。
  今人以一唤作一,偏枯苦执费工夫,不无之无还会得,便于守一知无一。
  一无两字尽掀翻,无一先生大事毕。
  抱一歌
  无极极而为太极,太极布妙始于一。一分为二生阴阳,万类三才从此出。
  本来真一至虚灵,亘古亘今无变易。只因成质神发知,善恶机缘有差忒。
  随情逐幻长荆榛,香味色声都眩惑。诚能一上究根源,返本还元不费力。
  一夫一妇定中交,三女三男无里得。三元八卦会于壬,四象五行归至寂。
  忽然迸破顶额门,烁烁金光满神室。虚无之谷自透通,玄牝之门自阖辟。
  一阳来复妙奚穷,四德运乾恒不息。浩气凝神于窈冥,出有入无于恍惚。
  中间主宰是甚么?便是达卿元有的。
  慧剑歌
  自从至人传剑诀,正令全提诚决烈。有人问我觅踪由,向道不是寻常铁。
  此块铁,出坤方,得入吾手便轩昂。赫赫火中加火炼,工夫百炼炼成钢。
  学道人,知此诀,阳神威猛阴魔灭。神功妙用实难量,我今剖露为君说。
  为君说,泄天机,下手一阳来复时。先令六甲搧炉鞴,六丁然后动钳锤。
  火功周,得成剑,初出辉辉如掣电。横挥凛凛清风生,卓竖莹莹明月现。
  明月现,瑞光辉,烁地照天神鬼悲。激浊扬清荡妖秽,诛龙斩虎灭蛟螭。
  六贼亡,三尸绝,缘断虑捐情网裂。神锋指处山岳崩,三界魔王皆剿拆。
  此宝剑,本无形,为有神功强立名。学道修真凭此剑,若无此剑道难成。
  开洪蒙,剖天地,消碍化尘无不备。有人问我借来看,拈出问君会不会。
  挽邪归正歌
  道自虚无生一气,谁为安名分五太?一气判而生两仪,清升浊沦成覆载。
  阴阳经纬如掷梭,乾坤阖辟如搧鞴。两仪妙合有三才,七窍凿开生万类。
  无极之真剔浑沦,日用平常无不在。生生化化百千机,不出只今这皮袋。
  诚能自己究根宗,四象五行本圆备。三反昼夜志不分,绝利一源功百倍。
  打透精关与气关,潜通天籁并地籁。头头合辙有规绳,窍窍光明无窒碍。
  若向这里具眼睛,便将两采做一赛。抬头撞倒须弥峰,举步踏翻玄妙寨。
  单提一理阐真宗,会合万殊归正派。炼阳神了出阳神,自色界超无色界。
  我见今时修行人,多是造妖并捏怪。气高强大傲同侪,逞俊夸能云自会。
  机锋捷辩假聪明,驾驭谈空干智慧。初机学者受欺瞒,博学玄流不见爱。
  只管目前逞强梁,不顾末后受殃害。人前饶舌口喃喃,却如担水河头卖。
  生烟发火念头差,逐境随时心地隘。涝涝洒洒弄精神,热热乱乱苦打睚。
  般精运气枉辛勤,数息按摩徒意快。昏沉掉举难主张,不昏即散如之奈!
  神衰气散怎医治,髓竭形羸空后悔。若求正道出迷津,免使填还冤业债。
  收拾从前狂乱心,掀翻往日豪强态。事父之心推事师,得旨先须持禁戒。
  恕己之心推恕人,不责于人因善贷。不自明而全其明,不自大而成其大。
  无事无欲及无知,去甚去奢并去泰。立基下手要严持,触境遇缘更淘汰。
  只凭铅汞做丹头,莫认涂泥为宝贝。更须上下交坎离,勿谓东西为震兑。
  交梨火枣非肾心,木液金精岂肝肺。休泥缘觉及声闻,不属见知并学解。
  究竟无中养就儿,禅天净尽绝纤芥。九还七返那机关,不在内兮不在外。
  本来实相了无形,亘古虚灵终不昧。抱元守一诸蕴空,笃志力行休懈怠。
  合和四象聚三元,攒簇五行会八卦。烹庚炼甲有抽添,阳火阴符知进退。
  虚无湛寂运机缄,恍惚窈冥旋造化。两般灵物入中宫,一道金光明四下。
  西南黄氏老婆心,鼓合南陵丁女嫁。青衣女子才归房,白首金公来入舍。
  夫欢妇合交阴阳,雨态云情忘昼夜。气固精凝结圣胎,产颗玄珠太希诧。
  四方剔透大光明,八面玲珑无缝罅。都来些子圆团□栾,黄金万两难酬价。
  稽首全真参学人,记取清庵说底话。诚能直下肯承当,便是渠侬把底靶。
  话靶做成又作么,无位真人乘鹤驾。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