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古道元

千古道元QQ2314822315

 
 
 

日志

 
 

玄门问道  

2014-07-02 23:3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中解惑
  师曰:前代祖师高真上圣,有无上正真之道,留传在世度人,公还知否?定庵曰:弟子初进玄门,至愚且蠢,蒙师收留,千载之幸也!无上正真之道,诚未知之,望师开发。师曰:无上正真之道者,无上可上,玄之又玄,无象可象,自然而然,至极至妙之谓也,圣人强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处了达,未有不由是而修证者。圣师口口,历代心心。所传所授金丹之旨,乃无上正真之妙道也。定庵曰:无上正真之妙,喻为金丹,其理云何?师曰:金者,坚也。丹者,圆也。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释氏曰:○。此者真如也。儒家曰:○,此者太极也。吾道曰:○,此者乃金丹也。体同名异。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者,虚无自然之谓也。两仪,一阴一阳也,天地也。人生于天地之间,是谓三才之道,一身备矣。太极者,元神也。两仪者,身心也。以丹道言之,太极者,丹之母也。两仪者,真铅真汞也。所谓铅汞者,非水银、朱砂、硫黄、黑锡、草木之类,亦非精津、涕唾、心肾、气血,乃身中元精,心中元神。身心不动,精炁凝结,喻之曰丹。所谓丹者,丹身也。○,此真性也。丹中取出○者,谓之丹成也。所谓丹者,非假外物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也,世鲜知之。今之修丹之士,多不得正传,皆是向外寻求,随邪背正。所以学者多而成者少,或炼五金八石;或炼三避五假;或炼云霞外炁;或炼日月精华;或采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块而成丹者;或想丹田有物而为丹;或肘后飞金精;或存想眉间;或还精补脑;或运炁归脐,乃至服秽吞津,纳新吐故、八段锦、三字法、摇夹脊、绞辘轳、闭尾闾、守脐带、采天癸、炼秋石,屈伸导引,按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柱上腭,三田返还,闭塞行炁,大火聚于膀胱,五行攒于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门,纵有勤功采取,终不能成其大事!经云:正法难遇,多迷真路,多入邪宗,此之谓也。夫至真之要,至简至易,难遇而易成。若遇至人点化,无不成就。定庵曰:弟子夙缘有幸得遇老师,幸沾法乳,金丹之要望赐点化。师曰:汝今谛听,当为演说。夫炼丹者全在夺天地造化,以乾坤为鼎器;以日月为水火;以阴阳为化机;以乌兔为药物,仗天罡之斡运,斗柄之推迁,采炁有时,运符有则,进火退符,和合四象。追二炁归黄道;会三性于元宫,返本还元,归根复命,功圆神备,凡脱为仙,谓之丹成也。
  定庵曰:天地造化,诚恐难夺。师曰:无出一身,奚难之有?天地,形体也,水火,精炁也。阴阳,身心也。乌兔,性情也。所以形体为鼎炉;精炁为水火;情性为化机;身心为药材。圣人恐学者无以取,则遂以天地喻之人身,与天地造化无有不同处,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也。所以天魂地魄,乾马,坤牛,阳铅阴汞,坎男离女,日乌月兔,无出于身心二字。天罡斡运者,天心也。丹书云: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只片时。又云:以心观道,道即心也,以道观心,心即道也。斗柄推迁者,玄关也。夫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今之学者多泥于形体,或云眉间;或云脐轮;或云两肾中间;或云脐后肾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宫为玄关;或指产门为生身处;或指口鼻为玄牝,都皆非也。但着于形体上都不是,亦不可离此身向外寻求。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此所以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曰:玄关二字。所以圣人只书一个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明矣。所谓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维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释氏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于恁么时,那个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道教曰:念头不动处,谓之中。此道教之中也。此乃三教只用一个中也。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随通,中之用也。老子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易云复见天地之心。且复卦一阳生于五阴之下。阴者,静也。阳者,动也。静极生动,只这动处便是玄关也。公但向二六时中,举心动念处着工夫,久久玄关自然见也。若得见玄关,药物火候、抽添运用、乃至脱胎神化,并不出此一窍。采药者,采身中真铅真汞也。药生有时,夫时者,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时。师云: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又云:铅见癸生急须采,金逢望远不堪尝。以此寻身中癸生时,是一阳也。便可下手采之,二气交合之后,要识得持盈,不可太过,望远不堪尝,进火退符无以取,则遂一年节候,寒暑往来以为火符之则,又以一月盈亏,以明抽添之指。且如冬至阳生复卦,十二月二阳临卦,正月三阳泰卦,二月四阳大壮卦,三月五阳夬卦,四月六阳纯阳乾卦。阳极阴生,五月一阴姤卦,六月二阴遁卦,七月三阴否卦,八月四阴观卦,九月五阴剥卦,十月纯阴坤卦,阴极阳生周而复始,此火符进退之机。奈何学者执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进火,夏至日退符,二八月沐浴,由不知其要也。圣人见学者错用心志,又以一年节候促在一月之内,以朔望象冬夏二至,以两弦比二八月,以两日半准一月,以三十日准一年,学者又着在月上用工夫,又以月亏盈促在一日,以子午体朔望,以卯酉体二弦,学者又着在一日上做工夫。近代真师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又曰:父母未生前焉有年月日时?此圣人诱喻,学者勿错用心。奈何泥着之徒不穷其理,执文泥象,徒尔劳心。余今直指与公,身中癸生时,便是一阳也。阳升阴降便是三阳也,阴阳分便是四阳体,二月如上弦比卯时,为沐浴,然后进火,阴阳交神炁合六阳也。阴阳相交,神炁混融之后,要识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废。故曰:金逢望远不堪尝。然后退符象一阴,乃至阴阳分象三阴,阴阳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时也。然后运至六阴,阴极阳生。顷刻之间一周天也。公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渐凝渐结,无质生质结成圣胎,谓之丹成也。定庵曰:下手工夫,周天火候之用,已蒙师开发,种种异名不能尽知,望师指示。
  师曰:异名者,只是譬喻,无出乎身心二字。下工之际,凝耳韵,含眼光,缄舌,炁调鼻息,四大不动。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谓之五炁朝元,运入中宫谓之攒簇五行,心不动龙吟,身不动虎啸,身心不动谓之降龙伏虎也。以精炁喻之为龟蛇,以身心喻之为龙虎。龙虎龟蛇打成一片,谓之和合四象。以性摄情谓之金木并,以精御炁谓之水火交,木与火同源,两性一家,东三南二同成五,水与金同源,北一西方四共之,土在中宫,属自己五数,戊己还从本生数,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见结婴儿,总谓三五混融也。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谓之三花聚鼎,又谓之三关。今之学者多指尾闾、夹脊、玉枕为三关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举心动念处为玄牝,今之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为三要,心中之性谓之砂中汞,身中之炁谓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返居水中,故曰母隐子胎。外境勿入,内境勿令出,谓之固济;寂然不动谓之养火,虚无自然谓之运用;存诚笃志谓之守城,降伏内境谓之野战;真汞谓之姹女;真铅谓之婴儿;真意谓之黄婆;性情谓之夫妇。澄心定意,性寂神灵,二物成团,三元辐辏谓之成胎;爱护灵根谓之温养,二者如龙养珠,如鸡覆子,谓之护持;勿令差失毫发,有差前功俱废也!阳神出现谓之脱胎,归根复命还其本初,谓之超脱;打破虚空谓之了当。
  定庵曰:金丹成时还可见否?答曰:可见。再问:有形否?答曰:无形。再问:既无形,如何可见?答曰:金丹只是强名,岂有形乎?所以可见者,不可以眼见。释氏云:于不见中亲见,亲见中不见。道经云: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斯谓之道。视之不见,未尝不见。听之不闻,未尝不闻。所谓可见可闻,非耳目所及也,乃心见意闻而已。譬如大风起,入山撼木,入水扬波,岂得谓之无?观之不见,搏之不得,岂得谓之有?金丹之体亦复如是。所以炼之初有无互用,动静相随,乃至成功,诸缘顿息、万法皆空、动静俱忘、有无俱遣,始得玄珠成象,太乙归真也。性命双全,形神俱妙,出有入无,逍遥云际,果证金仙也。所以经典丹书种种异名,接引学人从粗达妙,渐入佳境,乃至见性悟空。其事却不在纸上。譬如过河之舟,济渡斯民,既登彼岸则舟船无用矣。前贤云:得兔忘蹄,得鱼忘筌。此之谓也。且余今之此集,却不可执在纸上,但只可细嚼熟玩其味,穷究本源,或一言之下,心地开通,直入无为之境,是不难也。更有向上关捩未易轻述,当于言下之外求之,待公工夫好,向上如何,别有心传口授,且笃力而行之,玄科深戒。乃为颂曰:
  授汝金丹一卷书,且宜笃意返求诸。若能直解书中意,妙用圆通体太虚。
  炼性指南
  性理之学本无次序,或谓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尽有次序。或谓三事一时都了,今之学者,不知孰是,我今分明说与公。中下之士须从渐入,先穷物理,穷尽始得尽性,才有一物不尽,便有窒碍处。须先一一穷尽,得见自己性,然后至于命也。上智人则不然,但穷得一理,尽万理自通。尽性至命一时都了,如禅家戒定慧一同也。下根下器人忘情绝念,谓之戒,寂然不动谓之定,默识潜通谓之慧。上根器人则不然,上根器人戒则自定,定则自然慧通,三事一时都了。炼金丹者,渐教起手之初,炼精化炁,渐次炼炁化神,然后炼神还虚。顿教则不然,以精炁神谓之元药物,下手一时都了,如此求之,性理之学有甚次序?若是有志气男儿,三事一时都了,且道如何是三事一时都了?咦!一握乱丝带,一斩一齐断。
  登真捷径性
  顾庵詹公者,兴化贤宰也。仁风及物,心目临民。虽混迹于红尘,实存心于玄境,真所谓居尘出尘之士也。一日访予于蟾窟,请益于予。略举工夫,则语扣之。其应对不俗,不容缄默,故撰此命基九事而赠之,以合九还之理。其中所述金丹造化,以禅宗奥旨引证。观是书而熟玩其味,曲求其旨。自然绝物我之殊,无异同之见也。若夫登真蹑境之要,无出乎此。故以登真捷径而名之焉。都梁清庵莹蟾子李纯素撰。
  一下手知时
  欲炼金丹先明下手处,若不知下手工夫,万般扭捏,千种杜撰都不济事。紫阳真人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须是要真师指破安手下脚处,既知下手处,又要知时节。所谓时者,一阳时也。今人多指子时为一阳时,非也。但着在时辰上都不是,若云无时,亦非也。岂不闻吕真人云:炼己待时,又不闻紫阳真人云:铅见癸生须急采。经中道:时至神知。以此穷之,便知道身中癸生,便是一阳时也。且道如何是癸生时?咦!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二真铅真汞
  下手既知时节,要识真铅真汞。铅汞者,不是凡铅、黑锡、朱砂、水银,是自己身中本来二物也。强名药物,二物感合之妙,故喻之为铅汞。盖铅性好飞,汞性好走,铅见汞不飞,汞见铅不走。身中药物亦复如是,要见药么?咦!云起南山与北山。
  三采药入炉
  识得不为奇,会采方为妙,夫采药物者,不离动静中,动静中采得来,送入无为造化炉内,用进三昧真火,炼成紫粉,结成玄珠。取而食之,可以长生久视,结就玄珠。一句作么生会?咦!捉住青山万顷云,捞取碧潭一轮月。
  四抽铅添汞
  会得炼药,要识抽添。所谓抽添者,抽有余而补不足也。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人非人等,情常有余,性常不足,念常有余,心常不足。精常有余,炁常不足。忘情养性,摄念归心,炼精化炁,已上谓之抽添,且如抽得有余,补了不足,未为奇特,更有向上事在,须是到不抽不添处始得。如何是不抽不添?咦!也不剩兮也不少,信手拈来正恰好。
  五火候周天
  若到无抽无添处,正好行火候。又道真火本无候,又道不将火候着于火。呵呵,只这两句子,瞎了多少人眼,开了多少人眼。我今直指与君。火者,心也。候者,念也。以心炼念谓之火候,至于心定念息,火候用也。虽然恁么道,却不可着在心念上,亦不得离了心念,离了心念便是妄,着了心念便是物,在心念又不是,离心念又不是。必竟作么生?咦!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六持盈固济
  行功之际要识持盈,不识持盈前功俱废。紫阳真人云:若也持盈未己心,不免一朝遭殆辱。太上云:保此道者不欲盈。此之谓也。且道如何是持盈?咦!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
  七固济鼎炉
  既识持盈,尤当固济。固济者,牢封土釜也。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所以火候既周,周天数足,含光默默,真息绵绵。十二时中常且照顾,直待药熟方得自如。且道药熟有何效验?咦!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八温养
  金丹成象更要温养工夫。如何是温养?如妇人怀胎相似,二六时中,行住坐卧,兢兢业业。如牛养黄,如龙养珠。常守其中,勿令间断,直待分胎方得脚踏实地,还会分胎么?咦!瓜熟蒂落。
  九调神出壳
  分胎之后,调神出入更要仔细,如母爱护婴儿相似,与居服食处,常要怀抱,及至会行,便要看守。若不看守,堕坑落堑。直待立事方可离母。调神工夫亦复如是。钟离公曰:孩儿幼小未成人,全籍娘娘养育恩,三年九载人事尽,纵横天地不由亲。此之谓也。虽然恁么道,不可作境会,只要时时刻刻防危虑险,直待和炉鼎一齐掀翻,方见逍遥自在,出入无拘,遨游物外,与太虚同体。如何掀翻炉鼎一句,家破人亡(口旁内力)虚空百杂碎,独露一丹蟾。
  水调歌头
  至道无言说,神功妙莫量,本来具足,添之无碍减无妨,不在多闻广学,只要潜通默会,
  定里细参详,个中端第意,元不离中黄,圆陀陀,光烁烁,现堂堂无余无欠,通身无象合真常,
  只这而今默识,便是当来弥勒,直下要承当,开放顶门眼,遍界不能藏。
  金丹秘要
  大道无言,无言不能显其道。金丹无象,无象何以见其丹。故圣人法天象地,以道化人。立种种名,设种种象。着丹书经典,诱喻群品。奈何今之学者,执象泥文又生见解,异端并起三教殊途,不能合一。盖因不知其源也!余今以金丹造化秘要,述成三十五颂,明彰至理,直指异名,目之曰金丹秘要,以赠退庵居士,使其易为晓了,苟或因言而解义,自然抱本以归虚,直造希夷之妙境耳。
  性命
  元始真如谓之性,先天一炁谓之命,
  性本神通大,因身便不灵,只今全放下,依旧放光明。
  体用
  法天象地谓之体,负阴抱阳谓之用,
  天地为立基,阴阳运化机,这些关捩子,料得少人知。
  龙虎
  心中元炁谓之龙,身中元精谓之虎,
  性定龙归水,情忘虎隐山,性情和合了,名姓列仙班。
  铅汞
  太一灵泉谓之铅,朱陵火府谓之汞,
  欲炼南山汞,先抽北海铅,身闲心不动,至宝便凝坚。
  鼎炉
  乾宫真金谓之鼎,坤宫真土谓之炉,
  鼎用乾金铸,炉须坤土包,身心端正后,炉鼎自坚牢
  丹灶
  一灵真性谓之丹,四大假合谓之灶,
  幻体为丹灶,真如是药材,工夫常不间,定里结灵胎。
  有无
  系风抱影谓之有,掬水弄月谓之无,
  会得离交坎,方知有即无,有无成一片,炼作夜明珠。
  药火
  以炁摄情谓之药,以心炼念谓之火,
  采药元容易,烹炼亦不难,心头无一事,真火透三关。
  玄牝
  虚无之谷谓之玄,归根之窍谓之牝,
  虚谷气归根,斯为天地门,自从通阖辟,金鼎镇荡温
  中正
  寂然不动谓之中,感而随通谓之正,
  心静方为正,神清总是中,湛然常不动,天理感而通。
  灵宝
  百神不散谓之灵,万炁常存谓之宝,
  自己身中宝,施为便有灵,诚能含蓄得,放出大光明。
  清静
  灵源浪息谓之清,性地无尘谓之净,
  神水本来清,随流便不澄,只今还不动,慧日自西东。
  抽添
  忘情绝念谓之抽,炼情养性谓之添,
  养性谓添汞,忘情是减铅,形神俱妙后,无减亦无添。
  沐浴
  揩磨心地谓之沐,洗涤尘劳谓之浴,
  要得狂猿伏,先将劣马擒,纤毫尘不染,神炁合乎心。
  复姤
  阴极阳生谓之复,阳极阴生谓之姤,
  阴极阳来复,阳生姤又侵,学人明此趣,一定见天心。
  交合
  二物混融谓之交,三元辐辏谓之合,
  姹女安东室,金公住在西,黄婆相会合,匹配作夫妻。
  温养
  真息绵绵谓之温,含光默默谓之养,
  胎内婴儿就,便加温养功,时时常照顾,脱壳显神通。
  返还
  炁来合神谓之返,情来归性谓之还,
  欲要金归性,先教火返心,两般成一块,遍地总黄金。
  收放
  入希夷门谓之收,出群迷径谓之放,
  亘古灵童子,神通妙莫量,放开周法界,收则黍珠藏。
  虚彻
  有无不立谓之虚,内外皆空谓之彻,
  着有终成幻,云无又不中,有无俱不立,内外悉皆空。
  灵通
  悟本知源谓之灵,廓然无碍谓之通,
  识破娘生面,都无佛与仙,廓然无所碍,一任海成田。
  圆明
  全体太极谓之圆,烁破真空谓之明,
  力到丹成象,功圆宝至坚,性蟾形兆也,照破未生前。
  觉照
  掀翻万幻谓之觉,独露真常谓之照,
  一炁还元始,元神返太初,万缘掀到也,独露一真如。
  全真
  纯一不杂谓之全,太虚同体谓之真,
  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达得全真理,身心混太初。
  诗绝句
  赠程洁庵
  无为好向无中作,自有琼蟾照碧崖,尽夜下工常不间,气固神备产婴孩。
  洁庵识破世炎凉,铲彩埋光自养恬,最有一般真乐处,碧潭掬水弄琼蟾。
  庵儿洁净元无物,只个琼蟾养在中,功备炼成三五一,光辉南北与西东。
  儒穷天理释参禅,道炼金丹法自然,惟有琼蟾通一贯,顶门具眼法身全。
  先生本是通儒学,又得神仙正派传,透得真空成大觉,琼蟾形兆独坤乾。
  又五言绝句赠程洁庵
  除却玄关窍,其他总不真,无为终蹭蹬,有作枉劳辛!
  性定离交坎,心澄木并金,四般归一处,全在洁庵成。
  肝肺非龙虎,心肾岂坎离,性情还混合,乌兔自交持。
  意要常中守,心休向外迷,洁庵常定一,胎就养婴儿。
  河上牛郎立,桥边织女过,一时才相遇,两意自谐和。
  海底生红焰,山头起白波,洁庵欢乐处,时听木人歌。
  鼎立悬胎鼎,炉安太一炉,但知生药处,便好下工夫。
  顷刻虚通实,须更有入无,洁庵工成也,获得夜明珠。
  无药休轻举,生铅急下工,驾车须坎虎,起火仗玄风。
  二物情交合,三关路透通,性天云起处,光照洁庵红。
  说破无为趣,玄关奥且深,欲求天上宝,先觅水中金。
  灵地无纤翳,洁庵无点尘,琼蟾圆皎皎,光透九天明。
  一二三四五,东西南北中,五行攒一处,只是靠金公。
  得一万事毕,一居何所安?更能忘却一,即此是金丹。
  罔象先天地,无形混沌先,先天交混沌,玄外更无玄。
  存诚终入圣,致敬便通玄,动静了无碍,逍遥乐自然。
  咏儒释道三教总赠程洁庵
  儒理
  致知格物
  物物包含太极微,存诚致敬便知机,无声无臭无踪迹,体物昭然理莫违。
  正心诚意
  诚明静定道之宗,动静相因罔不同,日用平常存一正,自然天理感而通。
  人心惟危
  可叹世人太执迷,随声逐色转倾危,若能返理穷诸己,性定身安神自怡。
  道心惟微
  道在凡人日用中,显仁藏用发神功,无余无欠时时在,争奈凡人眼自瞢。
  惟精惟一
  天心体用妙玄机,舍妄从真便造微,精义入神惟定一,功深力到达希夷。
  允执厥中
  得造玄微笃力行,堂堂大道坦然平,纵横妙用中心定,危者安而微者明。
  穷理尽性
  存诚至要先穷理,穷理神功在尽诚,诚极理穷天大本,性天发露大光明。
  以致于命
  乐天知命真君子,尽理穷微大圣人,只要厥中为大本,全明大本便通神。
  忠恕而已
  责人之心惟责己,恕己之心惟恕人,忠恕两全方达道,克终克始不违仁。
  复见天心
  群阴剥尽一阳生,牢闭玄关莫妄开,静极极中观一动,天心莹彻悟元来。
  知周万物
  世间物物全天理,自是时人鲜克知,原始返终全太极,穷神知化入无为。
  退藏于密
  先天太易理幽深,广大精微妙莫评,玩味探玄玄在己,洗心藏退极于诚。
  常慎其独
  观之不见听无声,隐显幽微常尽诚,应用神机人莫测,堂堂天意自昭明。
  一以贯之
  一物自有一太极,机缄造化体坤乾,穷通一贯全天理,抱本还元合自然。
  复归于无极
  无极极中全太极,太极形而分两仪,万物三才皆备我,复元无极圣人基。
  释教
  二身一体
  法身清静本无形,有象何名圆满身?假使化身千百亿,不能合一不全真。
  三心则一
  三心本一一元无,捏聚分开只是渠,见在更能无染着,未来过去总归虚。
  消碍悟空
  莫夸口鼓学谈禅,但只澄心绝万缘,学解见知俱放下,迷云消散月华圆。
  显微无间
  见了还如未见时,不能含蓄返成迷,藏身韬晦无踪迹,才是金毛狮子儿。
  不立有无
  着有着无总难通,两下俱捐又落空,无有兼资终是幻,执中方可合神功。
  戒定慧
  动中不动为真戒,真定方能合祖宗,慧既升腾周法界,情缘妄幻悉消镕。
  无有定法
  参禅求法性全迷,离法求玄事转违,会得法从心上出,法空心寂见牟尼。
  虚彻灵通
  虚心静定通玄牝,彻骨清贫入道基,灵地莹然心月现,禅天独露大光辉。
  真如觉性
  真性元来本自圆,如如不动照中天,光明莹彻无遮障,照破鸿蒙未判前。
  常乐我静
  颐神养志慕清虚,终日逍遥任卷舒,最是定中真乐处,禅天独露莹如如。
  朝阳补破衲
  朝阳补衲假妆么?补了肩头又补腰,补了破时重又补,到头争似赤条条。
  对月了残经
  天外银蟾才一半,痴人要了末后段,忽然些子黑云来,两眼依然似瞎汉!
  金刚经塔
  分明一座无缝塔,强被傍人硬撞开,八面四方都是眼,中间现出活如来。
  道教
  清静无为
  清清净净本无言,才有施为不自然,默识通玄开窍透,性灵神化宝凝坚。
  无上至真
  无为好用法乾坤,上下中间认本根,正定始能通此趣,真如透出烁天门。
  真元妙用
  莫看无心与有心,无心争得悟天心,有心毕竟为心累,有无俱捐觉性纯。
  损之又损
  艮兑交重山泽损,戒人惩忿绝嗔痴,损之又损无惩窒,绝学无为入圣基。
  三返昼夜
  先天大道理难寻,终日乾乾抱一真,三返工夫为日用,玄关透彻出阳神。
  一得永得
  学解见知皆是垢,声闻缘觉总为尘,洗心涤虑禅天净,凡圣齐瞻慧日明。
  抽添铅汞
  抽铅只是绝尘缘,添汞工夫本性天,情性混融仙道毕,汞铅凝结大丹圆。
  玄牝之门
  玄关牝户道之门,辟则从乾阖则坤,迷者忙忙推口鼻,如何本命复归根。
  出群迷径
  抛名弃利乐清虚,万幻诸缘尽剪除,性海波澄舟到岸,一轮皎月出云衢。
  入希夷门
  三关透了达真玄,真造无为本自然,举步便超无色界,抬头身在大罗天。
  多言数穷
  千经万论讲宗风,可叹迷途见不同,大辩高谈夸俊锐,到头终是落顽空。
  不如守中
  说妙谈玄了不通,争如默默守其中,不偏不倚玄关透,不易方能合圣功。
  九转神丹
  立鼎烧乾四大海,安炉炼碎五虚弥,金丹成象包三界,方是男儿得志时。
  可道非常道
  真常之道无言说,有说分明是背宗,若向不言中会意,不劳余力备全功。
  后序
  尝闻太上启教,接引方来,故有神仙之学。神仙之学岂寻常而语哉?必是遇其至人,点开心易,通阴阳阖辟之机,达性命混合之理,超然独立,应化无穷,始可与言神仙之学也。自东华绍派,钟吕流辉以后,列仙并驾而出者,皆鸿生硕士,上则匡君以行道,下则泽民以济生,玄风益振,兢起学仙者,代不少矣。继而莹蟾子李清庵出,道学渊源,得神仙秘授。三教之宗了然粲于胸次,四方闻之,踵门而请益者,不可枚举,其发挥金丹之妙,与弟子问答难疑之辞,机锋捷对之句,凡若干言,录而成书,名曰清庵语录。余颂其文再三,篇篇无闲言,句句无闲字,皆发明太上之遗风,先真之未露可谓明矣,妙矣。其文与《中和集》相表里,荆南羽士邓坦然抄录已久,今则命匠绣梓,以寿其传,不泯清庵之德音,可见运心之普矣。学仙之徒,觅览斯文者,必有超然而作者,岂曰小补也哉?南昌修江后学混然子,稽首谨书。
  道德会元
  都梁参学清庵莹蟾子李道纯注
  道德会元序
  窃谓伏羲画易,剖露先天;老子着书,全彰道德,此二者其诸经之祖乎。今之学者未造其理,何哉?盖由不得其传耳!予素不通画,因广参遍访获遇至人,点开心易,得造易经之妙。于是馨其所得撰成三天易髓授诸门人,惟老子道德经未能究竟!一日有传济庵者,携紫清真人道德宝章示予,观其注脚颇合符节,其中略有未尽处,予欲饶舌,熟思之未敢!后有二三子各出数家解注,请益于予。予先以正经参对,多有异同。或多一字;或少一字;或全句差殊;或字讹舛互有得失,往往不同。予叹曰:正经尚尔,况注解乎!或问其故曰:始者抄写人差误,尔或开板有失点对,或前人解不通处妄有增加,以讹传讹,支离错杂故也。曰:孰为是?曰:河上公章句,紫清道德宝章颇通。曰:何故?曰:与上下文理血脉贯通者为正。曰:诸家解义如何?曰:所见不同,各执一端耳。曰:请问其详?曰:盖由私意揣度,非自己胸中流出,故不能广而推之也。得之于治道者,执于治道;得之于丹道者,执于丹道;得之于兵机者,执于兵机;得之于禅机者,执于禅机。或言理而不言事者,或言事而不言理者。至于权变智谋,旁蹊曲径,遂堕于偏枯,皆失圣人之本意也。殊不知圣人作经之意,立极于天地之先,运化于阴阳之表,至于覆载之间。一事一理无有不备,安可执一端而言之哉?予遂饶舌将彼解不通处,及与圣人经义相反处逐一拈出,举似诸子。众皆曰:然。自后请益屡至,不容缄默,遂将正经逐句下添个注脚,释经之义,以证颐神养气之要;又于各章下总言其理,以明究本穷源之序;又于各章后作颂,以尽明心见性之机。至于修斋治平,纪纲法度,百姓日用之间,平常履践之道,洪纤巨细,广大精微,靡所不备。于中又作正辞、究理二说冠之经首,明正言辞,究竟义理,以破经中异同之惑,目之曰:《道德会元》俾诸后学密探熟味,随其所解而入,庶不堕于偏枯,会至道以归元也。惟是言辞鄙俚,无非直解经义,未敢自以为是。然较之诸本其庶几焉,与我同志其鉴诸。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